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LittleStar对话俞敏洪:什么是好的国际教育

September, 2018
No comments 315 views

LittleStar对话俞敏洪:什么是好的国际教育
2018年9月3日,新东方外国语学校2018-2019新学年开学典礼隆重举办。学校的创办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老师亲自出席了开学典礼,并为学校全新的体育中心揭牌,鼓励广大学生“迈出第一步,不管终点站何处”,希望所有的学生更加有理想,更加昂扬向上,更加努力奋斗。
LittleStar Magazine作为独家受邀媒体,就国际学校的发展和国际教育的问题,对俞敏洪老师进行了专访:
 

LittleStar Magazine:今天是新学年第一天,您最希望如今的学生在哪些方面努力提高自己? 
俞敏洪:我认为,在国际学校上学的学生们需要在三个主要的方面努力进取。
第一,是个人的人格养成。就读于国际学校的学生们的家庭条件都比较好,在他们从小到大的成长中,父母对子女的过度关注比较明显。但是,我们知道,过度关注并不等于成长。对于孩子来说,拥有完整人格养成的教育更加重要。我在这里指的不是品格,因为这群孩子们的品格都很好。但是,人格不仅仅指的是品格问题,人格还包含了个性、情绪、处理问题的态度等。
第二,是知识的养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未来,当他们迈进全球国际教育大门,接受更多知识的时候,他们需要逐渐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和习惯,他们必须跟国际教育体系接轨。这就是为什么大量中国普通高中学生直接到美国去就读本科课程时深感难度特别大,因为当他们到了国外之后,他们才发现无论当地老师的教学方式、知识的习得手段、或是批判性的思维能力,这些在中国都没有教过。在这些方面,现在中国的国际学校做的不错,学校引入了不少国际教育体系,像IB、A-Level等课程都带有这方面的教学。但对于中国孩子们来说,这是一个考验,因为中国的孩子们从小到大更习惯于死记硬背型的教育体系。
第三,是要学会一种思想体系。既能够平等地与他人交流,既达到交流目的又能够守得住互相交流沟通时的behavior(行为准则)。
  

LittleStar Magazine:众所周知,新东方在培训教育领域是非常成功的。但迈入国际教育行列相对较晚。您对于进入国际教育领域,创办国际学校的初衷和对于学校的发展规划是怎样考虑的?
俞敏洪:其实,建立正规的学校体系一直是我的梦想之一。在中国,如果要做正规学校会有很大的难度。一是校舍难度,能够得到一块教育用地来建设完美的校园,难度是非常大的。二是体系难度,国家对于中国学生K-12教育中的K-9的教育要求必须严格地遵循义务教育体系来开展。三是师资的难度,在国际教育体系中,我一直主张中西方老师结合的教育方式,尤其是在初创阶段,要想培养一个成熟的、跟你的理念一致或者碰撞后产生一个新的完整的理念的教师团队需要很长的时间。未来,我希望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教育体系能够发展成为在北京乃至全国最好的国际教育体系之一。过去,新东方短期培训项目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我没有更好地抓住国际教育发展的机遇。但是,从今年高薇校长加入开始,我对这所学校投入了更多,资金上已经投入六、七千万。因此,今年才是真正的起步。
 

LittleStar Magazine:您认为国际学校教育与我国民办以及公办教育之间有何不同或优劣?
俞敏洪:民办教育与公办教育相比的弱势在于国家资源的使用,因为公办教育在体制内,是正宗的“亲儿子”。比如,很多学校的国际班就做得非常到位,因为他们的生源有流量,他们的老师、校园都可以顺延使用,也就是不需要太大的投入,还可以高收费。这样比起来,民办学校和公立学校国际班是有弱势的。
但是,民办学校也有自己的优势。首先,在学生年龄段和课程体系方面,民办学校是可以做成K-12一体化的。其次,在教学内容的选择上是有优势的,公立学校毕竟还要更多的遵循国家教育体系的规矩,而民办学校可以更多地使用自己创新的方法来培养学生。另外,在师资的灵活度上也有优势,我们可以通过薪酬的调整来选择最优秀的老师,也可以把不那么卖力气的老师劝退,这在公立学校是无法做到的。
 

LittleStar Magazine: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国际教育才是真正优质的国际教育?
俞敏洪: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国际教育本身是个伪概念。我觉得对中国孩子来说,必须是中西方文化结合起来的教育体系才是对他们最合适的教育体系。例如,一个在中国长大的孩子学得全部是西方的课程,老师也都是外教,没有一点对中国的文化、社会和中国发展的了解,我认为他就失去了一半的竞争力。
这点从我自己的孩子身上就能看出来,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国外长大,他们都严重缺乏对中国社会的了解。因此,我不得不让他们回国。我女儿上大学的时候回来做了一年交换生,目前我让她在国内工作。我的儿子是在他12岁时被我接回国的,就是为了让他对中国的人情世故、中国的社会包括党政体系都要有所了解。否则,他就缺少了这一部分知识和文化。
我们常常谈论国际教育时抛开了中国,这是严重的错误。所谓国际教育应该把中国算做国际教育的一部分。一个正确的说法是双文化或多元文化教育。
 

LittleStar Magazine: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从经济学界到普通大众都有一种看法认为“未来是中国的”。如果这样的话,现在为孩子选择国际学校教育,也就意味着接下来很大可能会去国外上大学,您认为这样的选择还是一个明智的规划吗?
俞敏洪:当然是。这个问题的主题意思是既然中国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不如让孩子留在中国接受教育,反正中国会变得强大。这个想法一定是错误的。这样的想法有点像大国主义感觉。
我们可以倒过来说一说美国,美国人一直认为自己“全球老大”。自从特朗普上台,尽管他把美国经济搞得很好,但是他有一种民族主义抬头的倾向,这就表明美国在狭隘化。对于美国未来发展具有很大的伤害性,以奥巴马为代表的美国精英们到今天为止,无论特朗普做了什么,都不承认他对美国的贡献,他们认为从长远角度来看这种倾向带给美国的是伤害。我认为他们的判断是对的。
回到这个问题,既然中国未来会强大,那就让孩子呆在中国,这样的想法会让中国人变成一个以民族主义为核心的民族,这是有严重问题的。而且,从孩子未来工作的角度来讲,我认为未来最好的工作是两种文化交流层面上的工作。他们一定要懂得两种文化和两种体系,才能在这个交流层面上找到自己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孩子最好的选择是在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熏陶中长大,然后去国际院校深造,再回到中国来工作。
 

LittleStar Magazine:近几年,资本涌入教育领域,新学校开办如雨后春笋一般。国际学校(或称之为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国际双语学校、外国语学校、国际高中、公立学校的国际部都在不断开办。您觉得接下来哪一种国际教育形式会成为主流?
俞敏洪:我觉得原来越来越多人,机构或者资本进入国际教育领域,其实是反映了中国老百姓对于国际教育的渴望和需求。这两年,无数的地方政府领导邀请我到当地开办学校,我认为我们学校还没完全成熟,无法开办新的校区。当然,他们也引入了很多号称国际教育集团去当地办学。这都表明了中国老百姓有这方面的强烈需求。这也可以说是对教育升级的需要。
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资本推动的结果。前一阶段,像枫叶、成实外和海量等以基础教育结合国际教育的企业集团上市,让资本就好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认为这个领域能赚钱,所以大家拼命往里涌。但是,最近《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改对于K-9年级的教育绝对不允许以盈利教育为目的,对此踩了个“刹车”。至于踩到什么地步,我现在还不知道。
但这个不会影响我们学校的发展,我办国际教育的初衷并没有把它放到新东方资本体系中去。我把它当做非盈利学校来做,非盈利学校意味着所有的收入是用于这个学校未来的建设和发展。其实,对于这个学校发展,我在这里还投入了不知道有多少,我从来没打算把它收回去。我根本没有把这个体系变成资本化运作体系的构想。你如果想把它变成一个长久而伟大的事业,直到自己离开了,百年以后还是一个优秀的学校的话,你就必须把它非盈利化,形成一个信托人捐款体系才行。
 

LittleStar Magazine:您认为很多学校强调的学贯中西、双语平衡能真正做到吗? 
俞敏洪:我觉得可以部分做到。学生即便学到高中毕业,能做到学贯中西、中西平衡都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要抓住几个要素:第一个是中国文化肯定不能丢,中文不能丢。至于说他用中文学到多少东西不重要,学东西可以用英文学,但中文不能丢。这意味着中国古代的一些精华的东西,包括唐诗、宋词、红楼梦之类的东西都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能让人体会中国文化的精髓。
这个很像是民国时期的一帮优秀学者,不管是傅斯年还是陈寅恪和胡适,他们就是真正的学贯中西。他们学贯中西不是在年轻时候完成的,但是在年轻的时候奠定了两个基础:一是在少年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中国文化最经典的著作弄得滚瓜烂熟;二是从少年十五六岁开始出国,又在国外十几年把西方文化弄得滚瓜烂熟,他们把这两点拼起来真正变成了学贯中西的大学者。现在的孩子不可能做到这点,但他们至少在中国读到高中毕业前,对中文、中国文化背后的东西包括中国历史的了解和掌握是非常重要的。对西方文化的学习,随着课程的进展,西方的教学方针、学习体系、知识文化体系架构能够部分熟悉。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到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大学去学习直到毕业、工作,逐步地形成一个自己学贯中西,或者中西兼通的知识体系是问题不大的。
 
作者:檀瑞
LittleStar Magazine
 

Continue linkarrow

admin Feature